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机灵的博客

风霜雨雪六十载,真实感受。所有文章、照片均100%原创。欢迎正确引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命的旅途中会有不同的驿站,每个驿站都会结识不同的缘份。就是旅途的行进中也会有许多瞬间的缘份擦肩而过。 当你旅途过半平静之中会思想起许多难以忘怀的情景。 生活之中的你,其意义就在于珍惜生活中每一份缘份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难忘的童趣 - 粘季鸟(机灵)  

2009-01-02 22:52:56|  分类: 童年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到了孔夫子的所说的“五十而知天命”,“六十而耳顺”的年纪,又由于挤进了社会保障下的退休大军,呆在家里生活也有了基本保障,心态也几乎到了与世无争的境界。人常说返老还童,则说的是一种心态的回归。

没有了在别人压力下工作学习的生活,成就了对往日的回忆,而童年这一时期的趣事变成了最美好的回忆。童年那种出世不久,心中很少有大人们的生活压力,尽情自己快乐的玩耍,展现了童真。童年玩耍的生活趣事有很多,比如跳房子、跳绳、摸瞎子、捉迷藏、粘季鸟、逮蝴蝶、推铁环、滑冰车、打嘎嘎、抖空竹、打弹弓、骑扫箸马打仗、抱腿撞、弹玻璃球、拍元宝、拍洋画、拍烟盒、揣纸片、扔纸炸弹、叠纸飞机、抓蜻蜓、扣蛐蛐、逮蚂蚱、养蝈蝈、斗公鸡、晒蚂蚁、看蚂蚁打架,甚至养蚂蚁在玻璃罐子里.......。生活的有滋有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难忘的童趣 - 粘季鸟(机灵) - 机灵 - 机灵的博客

  

粘季鸟的活动好像充满了整个童年的生活曲线。季鸟的学名叫做蝉,季鸟的叫法因不同区域的孩童习惯流传而不同。每到夏季我们这些被称为不爱学习的野孩子,听到了滋滋叫的季鸟,习惯的抬头望树,也成就了一幅好眼神。季鸟中有中会叫“知道了,知道了...”我们也叫它‘枝鹩(了)’,在树上叫的好听,当我们抓住它的时候,就永远的是吱吱的叫了,这也许就是季鸟的语言吧。那种‘知道了,知道了的叫声,代表着他们要寻找配偶的一种需求,而且会叫的都是公的,那些母的则不会叫。

小的时候,家里人口众多,十口人的大家庭只有我父亲一人上班。住房自然就选择了房租最低廉的居所,那是一排当时建筑楼房时建筑工人住的比较永久式工棚,而工程一完,这里变成了住宅。在这一排房共住了五户人家,其中的公用厕所,还是由于男女两间其中一间堆放建筑材料的白石子而无法使用。一间男女共用的厕所,每次上厕所都需要高喊;“有人么?”,得到回答,或者长时间无人回应才可以进去。有一次有外人来,还闹了很长时间的误会。

我家住的是其中的两间,房前的屋檐廊下变成了厨房用地。夏天天气炎热的一点风都没有,中午时分我们捡到一些废旧轮胎里的里带,偷拿家里的香油掺在里面,用一个贴勺放在火炉上烧烤。橡胶烧烤融化产生的气味非常的难闻刺鼻,那会儿不知道什么是有毒气体,反正遭到了大人们的强烈反对。只有在大人们都不在的情况下去干,熬好的粘稠液体便是我们用来粘季鸟的关键用品。另一件就是竹竿了。那时这种天然的东西,还算是比较好找。

说起粘季鸟的最大动力,却是来源于斗鸡。为了使家养的公鸡尽快长大,每次粘季鸟回来都把季鸟喂了公鸡。而父母的意愿却是想喂母鸡,不过这样的事情却由不了他们了。因为热衷于喂鸡,每天粘季鸟回来,鸡群都会紧跑过来迎接你,而每次出门群鸡也要追出我一程。宛如是他们的头领。

难忘的童趣 - 粘季鸟(机灵) - 机灵 - 机灵的博客

 

有时独自一人,有时邀上个伙伴,扛着长长的杆子出发了。一般我们都到现在国宾馆的围墙外面的树林里,哪里横着十几颗树,并排着沿着十字路口一直延伸到玉渊潭,当时我们把那里叫做钓鱼台,而且在他的南面真的有一座古代大青石建造的钓鱼台子,不过最近到哪里寻找却找不到了,是不是因为被包围进了国宾馆,不可而知了。

由于习惯性的仰头看上,平时走路也会不时的望着树梢。当行进在树林里,顺着树干一棵棵的搜索,此时锻炼的极佳的眼神能够准确的看到是赶上那个黑油油的家伙。在杆头上抹上熬制的粘胶,把杆子靠上比较结实的枝干上,然后慢慢的伸向那只黑黑的家伙的后面,当快接近的时候,会屏住呼吸让杆头更稳,以免提前惊动它。而当粘粘的粘胶接触到它的翅膀,他就没法逃脱了。它瞬间发出的叫声,显得很急促,也很吵人,但是我们却很愿意听到这样的叫声。

有的时候,它会提前发现,会“吱”的一声飞去,同时撒下一泡尿水,来不及躲避淋在仰着的脸上。好在没什么异味。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以为蝉的生命只有一夏天。而后来从课本上学到了有关蝉的事情,才知道,它的主要寿命不是在成为现在这个样子。而是生活在地面下仅靠着树根的根系来生存,短的一年,长的则可能生存十几年。所以掌握了这一规律,我们有知道了可以在傍晚的时候,去捉它。

自然界每种生物都有着他们自己的生存智慧。小小的蝉,在人类看来能有什么智慧,然而这种认识是错误的。当蝉在地下生存达到了交配生产后代的时候,会沿着地下往上挖洞。白天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树林中围绕树干下面有一些手指般粗的洞眼,这就是蝉从地下钻出来后留下的。蝉在地下并不是算好时间,正好傍晚的时候挖到地面。而是挖到地面的时候发现了亮光,会自动停止挖掘,而等到傍晚的时候再捅破地面最后一层,而出来,进行的他的脱壳运动。

季鸟脱壳造就了金蝉脱壳的成语。而‘屎壳郎变季鸟 - 一步登天’的歇后语也是误传而来,因为没有脱壳的季鸟,粗看就像一只屎壳郎。

傍晚天擦黑的时候,来到树林,低头寻找地面上的针尖大小的小洞。然后用小棍一桶,如果洞口豁然变大,则里面必然隐藏着一只没脱壳的蝉,我们习惯把它叫做季鸟猴。逮回来的季鸟猴把它放在家里的纱窗上,到了一定的时候,就可以观察它的脱壳过程了。记得有一篇写的很好的关于季鸟脱壳的文章,把这一过程写的很优美,很让人心醉的感觉。当季鸟完全脱壳以后,它那新生的翅膀是淡绿淡蓝而且非常透明的一种婆沙般的美丽。而当太阳出来照在它的身上的时候,则完全变成了黑色,叫人不那么喜欢它了。

自有一些人对季鸟猴有先天的了解,就是那些大人们,他们看到孩子逮到这么多季鸟猴,就产生了吃它的感觉。我最先知道的是我们院里北边的排房里住的人家用油炸了以后吃。自此以后,有些大人就和孩子们掺和在一起,到了晚上,打起了手电筒,去寻找季鸟猴。设备先进了自然逮的就更多了。有人把炸好的季鸟猴,送过来让我尝一尝,勉强的吃了一个,没有感觉多么的美味,倒是季鸟猴难看的样子叫我不敢再吃,因此在我的记忆里也就这么一次。

人类对事物的喜厌有时完全靠观念,处于想象中的屎壳郎和蜘蛛的模样,而不敢吃季鸟猴。但是说起来人们中的美食‘大虾’‘螃蟹’其实长得也是很丑,但是人们却一点没有反感。

说起来有些事不是那么容易理解,现代技术的发展,城市的建设日新月异,我们生活的北京城市中,在我们居住的周围,越来越少的那些生长了很久的大树,是我们失去了许多自然的情趣。我们路边的大树几经道路的扩展,也几茬口换栽小树苗,而最终却是连树都不得栽了。望着宽广的城市快速高架路,绿色的影子荡然无存。

小时候的粘季鸟使得家里的公鸡长得异常的快,也给童年生活的养鸡、斗鸡的情趣增高。每年小鸡长大以后,到了成熟期,家里的大人不管孩子们的心理是多么的希望大公鸡能够继续活下去,而动手开始了宰鸡,而在不情愿的情况下,我也乐得吃一次难得公鸡肉大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5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